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人妻女友 > 正文

熟女俱乐部完

作者:admin人气:1716来源:

「喂……喔,你是王嫂介绍的啊?」一点也不避讳,母亲在我面前大声讲着电话。「恩,我知道了,金X酒店吗?好,我一个小时后会到。」「清志,听见了吧?一小时后出发。」说完这句话,她转身上楼,回卧室,为待会儿的工作,准备。

  熄掉手中的烟,我,起身,伸了个懒腰。

  ************

  我,清志,十八岁,正常来说,应该是个高 三生。

  可惜,不是。

  驾照到手的一刹,母亲就要我和学生生活作个了断。

  「你都这么大了,该是自食其力的时候。反正你的功课也不好,我看,书就别念了。跟我一起工作吧……」母亲说道。

  不曾对母亲的话有任何异议。很小的时候就知道,顶嘴等於讨打罚跪饿肚。

  没有人喜欢自讨苦吃,所以我学会了「沈默」。

  若你要问,对于中断学业一事难道不会有任何遗憾吗?

  我说,不会!

  一个对未来不抱任何憧憬的人,书,读了也不会有滋味。

  然后,「马夫」,成了我人生里第一份工作。

  是的,母亲和几位朋友们组成了所谓的「熟女叫HIGH俱乐部」,一个专门提供男人满足性欲的俱乐部。只要你出得起钱,我就会载着这些年过三十的女性,到你指定的任何地点。

  替我的人生感到悲哀?我说,别闹了,老大。

  「知道吗?我从来就不想把你生下来,若不是你,我早就嫁入豪门了。」「你这拖油瓶,害我没人追。」「你的命是我给的,所以我说什么你照做就对了。

  供你吃供你住还供你读书,还有什么不满足?少跟老娘鸡鸡歪歪的。「不管我是否肯听,每回母亲只要喝醉,上述的话就会不断Replay,直到她入睡。

  话听久了挨打挨久了,我也开始认同她的说法。本来该在羊水内就被终结生命的我,如今能踏在扎实的大地上大口呼吸着空气,除了感谢之外,哪有立场多做埋怨?

  又问,对於送自己的母亲和别人上床一事,心中不会有疙瘩吗?

  不会,关系不曾亲密,感情自然不会产生,所以,对於这份差事,我完全不觉有何错误存在。

  ************

  机车周围的地上,烟蒂,累积至第三十根。

  「还真久啊。今天的客人不会又加节吧?」我茫然的看着饭店前的喷水池,等待。

  母亲一向是俱乐部出场率最高的女人,这一点,我总是觉得奇怪。说美,王嫂、李姨或胡姐都不会输给她;说身材,明明奶子也不会比别人大屁股也没有较翘啊。

  「女人真正的魅力不在於表象,而是脑袋。对於不同类型客人的要求,你妈总有办法配合,应对进退又有手段,所以她红!」王嫂曾对我如此说道。

  说人人到。

  俱乐部的发起人——王嫂,从饭店里走出来,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「对不起啊,清志,忘记通知你了。燕翎今天要陪客人整晚,明早她会自己搭车回家。」没猜错的话,她刚应也完成了一笔交易。

  「饿吗?我请你吃宵夜。」她笑说。笑里,风情万种。

  没有人会拒绝风韵犹存的美艳熟女邀请,我伸手拍了拍机车后座。

  手用力抱住了腰,胸紧紧贴住了背,她在我耳边吹气道:「走吧,清志。」************

  汽车旅馆其实也能停机车,只要有钱。

  我很穷,幸好,王嫂很有钱,甚至比那些找他服务的人更有钱。

  其实,她根本不需要从事这一行,光是继承的财产就足以让她挥霍一辈子。

  可是,遇人不淑。受王嫂之恩而成为成功企业家的老公,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——在外头包养了女人。

  她处理此事的方法很酷,拒绝离婚且决定转行当应召女郎,而第一位客人,便是老公的头号客户。是的,她睡遍了客户,然后於公司再无法经营之时,丢出了离婚证书。

  「……其实女人真的不要太能干,至少表面上要做到如此。男人其实很贱,老婆愈是厉害,他们愈是觉得自己很没面子。说穿了,还不是自卑心作祟……」她,需要听众,所以沈默的我成了她说话的对象。

  话说回来,当我停好机车,提着夜宵走入房间时,王嫂已经脱去了她的大外套。

  一件红色连身的改良式旗袍。胸口是一个缕空的心型,心型中央是一道极深的乳沟,由两个半圆球所造出的效果。然后你会忽略她的一点点小腹,由开岔部分所露出的两截白晰大腿会将视线牢牢吸住。

  可是,我没有多看。

  我想过女人,却觉得爱不会是我生命中该有的部分。为了避免自讨苦吃,所以我对女人保持一定的距离。这或许也是母亲要我当马夫的原因,一个不会乱搞的男人。

  「喂我好吗?」王嫂把汤匙递到我手中。

  「呼!呼!」吹了几口气,我将冒着白烟的广东粥送入她的口。

  「啊!好烫!」她惊呼。「你嚼一嚼再喂我好了。」「嗯?」王嫂的提议很怪异,但反抗不是我的个性,所以我照做了。

  而就在我用唾液降低热度时,她忽然身体向前,双手捧住我的脸,吻。

  她轻吸我的上唇下唇,而后舌头在我的唇上,舔。接着,她用舌分开了我的嘴,然后将让我的舌尖和她的接触。

  於是,在满嘴广东粥的情况下,我向初吻SayGoodbye。

  不知王嫂为何突然脸色变沉,闷闷的不说话,我只是自顾自地慢慢喂她。刚才的一吻,彷佛从未发生。

  「我去洗个澡。」她将我的手按下,然后起身。

  「那没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」

  王嫂整个人傻住了!

  「你——真——的——很——呆——耶!」王嫂拉长语调说道。

  「嗯?」

  「你是嫌我老还是身材不好?」她噘嘴道。

  老?四十初头,还好。身材?如果她身材算不好,可能有一堆女生得自杀谢罪了。可是,这干「呆」何事?

  没有时间多想,她忽然双手推出,我跌坐到了床上。

  然后,在我感到疑惑之际,裤子已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脱下。

  她用手抚摸着我的鸡鸡,我很快地勃起了。

  接着,她用手轻轻搔弄我的蛋蛋袋,舌舔着我的肉棒。

  「王嫂?」我想发问。

  她没理我,只是把我的包皮往下拉,红通通的龟头出现时,她说道:「哇!

  难道你还是处男?「她似也不打算听我回答,嘴一张,将龟头含进了嘴巴。

  快感打断了我思考目前状况的思绪,只知道肉棒抖了几下,然后我看见王嫂张口,精液顺着她的下唇滑落到掌心。

  然后,她转身走到梳妆台前,拿起面纸清理嘴巴。看着她的翘臀,脑海突然浮现A片中男女交欢的画面,於是,我,一个箭步向前,搂住她的腰。

  「你这傻小子,开窍了吗?」镜中的她笑得灿烂。

  动作即是回答。

  我的双手顺着腰往上,来到了她的胸前,而后不客气地搓揉起乳房。虽然隔着衣物,但弹手度却丝毫不减。接着,我把右手伸进了她衣物前的褛空部位,直接抓着奶子,当我用手指不断旋转乳头时,她的呼吸声也愈来愈重。

  然后,我把她转向正面。

  「唰!」衣服撕裂声。

  心型的开口被我撕破,她的乳房裸露在半空之中,看着眼前浅茶色的乳头,不加思索,低头,吸吮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
  我将她的内裤拉到膝盖部位,手往上探,摸到了一片毛茸茸。私处,淫水泛滥的一塌糊涂,食指很顺利的就插了进去。暖而湿,热而烫,中指加入战局,两根手指飞快齐动。

  「啊!啊!啊啊……」她整个人强烈的颤抖着,「不行了,我……啊……」她的腿软没有让我停手,粗暴的将她再转身,拉起了旗袍的下摆,我先是用力抓着她的圆臀,然后,一手搭在她的肩上,一手握住鸡巴往蜜穴里挺进。我感觉到她的阴道时放时收,以一种规则的韵律伺候我的老二。极为湿润的阴道,让我的肉棒有好几回不小心滑出她的淫穴。

  干她的时候,我看着镜中她表情十足的脸庞,是真情?是假意?这就是打炮吗?母亲应该也被客人这样干过吧?想到这里,动作,缓了。

  镜里,王嫂的脸庞竟慢慢转为母亲的面容。忽然,一阵反胃。

  然而,王嫂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女人,不知是感受到体内的鸡巴开始变软,或是见我动作有些怪异,她喊道:「清志,换个姿势吧。」然后,我跌到了床上。王嫂紧接着扑上,张口吃鸡鸡,头卖力的动着。原本又要萎缩的鸡巴,在她的刺激下,转眼又恢复了生气。

  一手分开阴唇一手握住老二,肉穴与肉棒结合,王嫂自顾自地摇动起来。她的发乱,双手不断抓着硕大的乳房。

  「啊啊。年轻真好!喔……」

  永远也不会知道王嫂是如何计算出我射精的时间,在最后关头前二十多秒,她以口代屄,狂野地让老二在她嘴里进出。

  「要射了!」

  嘴离,我的精液全射在了她出汗的脸上。

  ************

  醒来,王嫂已离开。

  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:「清志,我本想给你钱的,可是却又感觉给了,会变成我在嫖你。我不希望我们日后的关系变成金钱交易,所以连处男的红包都省下(笑)。我会再给你电话,好吗?」看着纸条最后的心型符号,我,哑然失笑。

  看看时钟,都快中午了。我连忙起身穿好衣物,准备离开。

  拿起手机时,我赫然发现里头有十几通未接来电,都是母亲打的。打开了唯一的简讯,里头只有几个字:「还不想回来吗?」打开家门的时候,一阵寒意袭来。

  母亲就坐在沙发上,冷冷的看着我。

  「钱呢?」她的问候。

  「钱?」

  「别跟我说,王嫂没给你钱。」母亲的语气开始夹带着愤怒。

  我摇了摇头。

  「啪!」她赏了我一记耳光,「你真的很笨!被人白玩了,你知不知道?」「跪下!」她喝道。

  「王嫂早就想对你下手了。可是我很不满意她开出的价钱。没想到,你这笨小子,竟然白白让她玩了。没关系,这笔钱我会去讨回来。」说着说着,扫把上手,「现在,我先把你打醒!」每一下都入肉,没有留情没有留手。说不疼是骗人的,但我,还是默默地承受。

  没有哭,只是咬牙。五岁那年,泪水让母亲更加愤怒。从急诊室出来之后,我就不曾再落泪。

  人,因为失去拥有过的幸福,所以哭泣。

  而我,既然不曾拥抱幸福,说泪水,太过遥远。

  「记住!我辛苦养你到大,现在是你回报的时候。我不管你做什么,反正记住以后每个月要给我钱就对了!」母亲的语气一如往常,激烈而冷淡。

  用手重重地打了我的后脑勺之后,母亲终於累了。她转身离去,用力踩地的步伐声显示怒气犹存。

  「钱?小时候当出气筒,长大成赚钱工具,母亲究竟是为了什么生下我?我的人生又有何意义?」我揉着发麻的双腿,「古龙说:」一个人若有了价钱,就不值钱了。「母亲说对我的价钱不满,那我果真是不值钱啊……」「唉!」

  不想了,我起身,一跛一跛地回房擦药。

  ************

  几日后,王嫂又约我在汽车旅馆见面。

  除去上衣,见我胸前背部满满的伤痕,王嫂,哭了!

  「对不起!」她抱住了我,「燕翎怎么能这样对你,你是她孩子啊!」「不是!」我说道。

  她惊讶的抬头,试图从我眼里捕捉说笑的意思。

  「我不是她儿子,我只是藉由她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。然后,要用一生来赚钱还这个恩情。」这是我近日思考的结果。

  听见我的说法,王嫂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然而,当我提起小时候的种种事情,她边听边哭,最后似乎理解了为何我会有上述的想法。

  说完了我的事,房里一阵沉默笼罩。

  「来跟我住吧。」王嫂开口道。

  「不,我会被她打死的。」想起母亲凶狠的脸孔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  「跟我住,我来处理。」王嫂很快地拿起了手机,「燕翎吗?我想跟你谈一件事。你以后赚的钱我都不抽成,此外,我一个月给你四万块。可是,清志要跟我住,除了载你去见客人之外,他的时间都是我的。」听着王嫂说话的内容,心里涌出一份莫名的感觉,我有点想哭。很久之后,我才知道这叫做「感动」。

  讲完了电话,王嫂说:「现在开始,你不用回那个家了。以后就跟我住,不要拒绝我,OK?」我抱住了她,「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」

  「我……」她突然脸红,「我没有孩子啊,然后觉得跟你很投缘,所以啰……「

  「妈真的不会再找我麻烦吗?」我担心道。

  「别多想了,我会照顾你的。明年,你就去复学,然后去考大学,我要让你有个正常点的生活。」王嫂坚定的说道。

  很久以后,回想起来,其实,王嫂对我的感情并不是单纯的长辈之情,更不是同情或怜悯。

  一个人若愿意为你死,愿意分享你所有的苦难,无怨无悔,这种感情叫做「爱」!

  接下来的一年,我可以放心的哭放声的笑,不用担心突然被骂或半夜被叫起来毒打。

  王嫂教了我许多事,如何做人处事,如何进退应对,如何爱一个人与如何被爱。

  在她身上,我找回了身为一个人的感觉。

  ************

  直到现在,那通电话始终是我人生中的最悔。

  「妈?」

  「清志,今晚有个客人,我需要你帮忙应付。」母亲说。

  ************

  我和母亲进入了某家五星饭店。

  这一笔交易的价格十分可观,因为客人是个双性恋,他想玩3P。

  我没有告诉王嫂这件事,因为她一定会反对。可是我还是接了,因为王嫂给了母亲太多的钱,我想替她分担一些。

  「记得取悦那个客人就好,其他的技术性闪躲,你可不要真的干我!」母亲进房门前耳提面命说道。

  入房后,我看见了一个体格十分精壮的男人,全裸的站在门边,似乎等待了很久。看见我和母亲,他点了点头,表示满意。

  然而,他转身时,背后一幅「百鬼图」的刺青,让我心头猛然震了一下。我瞥了母亲一眼,她倒是显得神态自若。

  「你们先互脱衣服吧。」那男人开口道。

  我有些犹豫,然而母亲却毫不迟疑。她替我除去了衣物,然后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「脱我的衣服阿,笨蛋!你可别搞砸!」我开始解开母亲衬衫上的钮扣,而后脱下了那件火红的蕾丝胸罩。客人则将母亲的迷你裙和内裤一把拉下。

  「先做给我看。」那男人说完,便坐到沙发上。

  此时,我有了想逃的念头。

  母亲当然不给我机会,她脑中想的是白花花的钞票,所以主动搂住我的腰,唇很快的贴上我的。当她用嘴吸吮我的舌头时,我整个脑袋一片空白。

  「我不想看木头人。」那男人冷冷说道。

  显然他指的是我,所以我把手放上了母亲丰满的臀部,开始又摸又抓。

  「啪!」或许是报复心作祟,我开始用力拍打她的屁股。吃痛的她,摆动起腰,试图闪躲。

  或许是被打够了,她拉着我的肩,将我整个人拉到床上。姿势刚好是男上女下。

  「做戏要做全套,这叫做职业道德。」王嫂说的。

  所以我开始亲吻母亲的耳垂、脖子、肩膀、腋下、然后是胸部。母亲的乳房十分柔软,和王嫂那种富有弹性的触感不同。我一边恣意的搓揉,一边用舌头舔着她的乳晕。接着,我不是吸吮她的乳头,而是用咬的。

  「啊!」母亲惊呼了一声。然后,用力抱住我,指甲尖深深陷入了我的背。

  「不错,换六九式,试看看。」那男人又开口。

  和母亲互换位置的时候,我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正在套弄自己的鸡巴。

  「恶!」我心想。

  感觉到母亲的舌在我的龟头上打转,我将注意力放回她的身上。分开她的臀肉,印入眼帘的是肥美的鲍鱼。这画面真是香艳,如果她不是我母亲就更好了。

  我开始舔,舔着大阴唇,舔着肉缝。然后,手指缓缓慢慢的插入了蜜穴口。

  「她湿了!她竟然湿了!我是她儿子耶,她到底再想什么?干!这淫贱的女人!」我在心里吼道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啊啊……」随着手指速度的增加,母亲的叫声愈来愈大。她不再替我口交,只是大叫。

  「好,女的躺着,男的在趴上去。」那男人说完话,起身。

  「啊!喔……喔……」那男人开始干起母亲,问题是我还压在母亲的身上。

  这是怎样的变态姿势?

  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局外人,我低头看着母亲表情的变化。

  母亲不知是爽翻了亦或是如何,她忽然把我的头压下,嘴贴上了我的,又是一阵狂吻。

  我的胃,又痛了!

  母亲的叫声转小,动作变缓。然后,我感觉到有一个不怀好意的东西,在我的屁眼前图谋不轨。

  是的,他打算肏我的肛门。

  母亲没有什么特殊反应,依然发出职业化的叫声,双眼闭阂,状似享受。看着她的模样,我好想吐。

  然后,我开始感觉到疼痛,有如腹泻。是的,那男人试图把鸡巴塞入我的菊花。

  「干!老子不玩了!」

  我,翻身下床。在那男人还没搞清楚状况之前,我连忙站直身子,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!

  看见那男人鼻血流出的模样,母亲吓呆了。

  我又随手抄起电话,往那男人的头砸了过去。

  「碰!」电话机解体,那男人抱着头,身体如弓,趴在床上。

  我把衣物丢给母亲,她毕竟不是傻子,连忙穿衣。

  「跑!」我说。

  ************

  眼中没有红绿灯没有速限,我载着母亲在街上乱冲。

  深夜的街上,几乎无车无人,路况很好,所以,我被追上了。

  透过后照镜,我看见一台箱型车逼近,速度比我更快。果然,那男人是黑社会。

  「碰!」机车横倒,后面干声四起。

  本来要叫母亲跑,可是我闭口了。

  母亲狼狈的向前奔跑,没有回头没有犹豫。看着她的背影,我觉得眼中有些湿润。

  然后,被机车压住腿的我,成了众凶徒的靶子。球棍、西瓜刀或开山刀全往身上招呼过来。我没有喊疼也没有求饶,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血,以身体为圆点往四方扩散。

  最疼的疼,从来就不是肉体引发,而是「心」!

  母亲遗弃我了,虽然这是她的正常反应,可是我还是很痛!

  然后,我听到警笛叫呜呜。

  「死了应该也是解脱吧……」我慢慢阖上眼睛。

  ************

  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在医院里。

  虽然房里灯光十分微弱,我仍认出了王嫂。她趴在床沿睡着了,我猜她应该很累。

  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,她突然睁眼。

  「痛!痛!痛!」我喊道。

  她用力拥抱住我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「笨蛋,我以为你不会醒了。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?我好怕,你知道吗?我……」她激动得无法言语。

  我用拇指拭去她的泪珠,说道:「对不起!不要哭了。」等我们心情都稍微平复之后,她开始询问事发经过。她身体微微的发颤,是愤怒!

  「对不起,我只是想……」

  「不用说了,我知道。答应我,以后不能再犯。我不缺钱,我缺的是一颗懂得关怀的心。」她说道。

  「那你可以先关怀我一下吗?我尿急。」

  「噗!」她终於破涕为笑。

  然后她掀起了我身上的棉被,熟练地握住我的老二往尿壶里塞。

  「跟我说,我昏迷的时候只有你这么做。」

  「抱歉,护士甲乙丙丁都帮过你喔。」

  「这……那我身体好了怎么办?她们倒追我怎么办?」「想死你喔!你的鸡鸡这么小,除了我还有谁要!」说完话,她把尿壶拿去浴室处理。

  回来后,我握住老二说道:「糟糕,小弟弟被你弄得生气了。」她脸一红,答道:「变态!哪有人受重伤还想那件事的。」「有啊,如果对象够美的话。过来嘛。」

  「不要咧。」她做了一个鬼脸,然而身体还是朝我的方向前进。

  她温柔的套弄着我的肉棒,一会儿之后,伸出舌头开始舔着肉根。而我则解开她胸前的钮扣,把手伸入胸罩之中,抓揉起她的乳房。

  「骑我!」

  「不行啦,你身体这样,我怎么上去。而且万一护士来巡房怎么办?」「看技术啰!记得第一次遇见你,你没有这么含蓄唷。」我调笑道。

  「去你的。」

  王嫂小心翼翼的爬上床,站起身,拉起了裙子,脱下内裤。

  「小心,不可以弄痛病人!」

  她没有回答,很紧张地抓着我的肉棒往蜜穴里塞。缓缓坐下,当我的老二整根没入她的体内时,她如释重负的喘了一口气。

  看着她轻轻地摆动着身体,小心地不让我有任何不适,我感觉到幸福。

  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,可惜说希望即表示,事与愿违。

  ************

  一个礼拜后,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。

  我打了通电话给王嫂,没人接听。所以我自己整理了行李,出医院,招了台计程车,往王嫂的家前进。

  到王嫂家的时候,我打算给她个惊喜。所以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门口。正当我要打开门锁的时候,我却听见门内一阵激烈的争吵。

  「你还有脸跟我要钱?你害清志重伤,我都没找你算帐了。」王嫂说。

  「儿子是我生的,就算死了,也不干你的事,谁叫你鸡婆。」母亲说。

  「你怎能说这种话,你是怎么当人母亲的?」

  「唷唷,教训我喔!你凭什么?他的爱人?那先叫声妈来听听啊。」「你……」

  「快把钱给我,我拿了就走,不会啰唆。」

  一阵家具碰撞声后,屋内,忽然一片死寂。

  我连忙打开了门。门后迎接我的画面是地狱是心碎!

  「啊——」

  王嫂的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,染血的她回头看着我。

  我冲上前去,把老妈推开,抱住了王嫂。

  「不要死!不要死!我送你去医院。」她脸上的血迹被晕开,是我的泪!

  「不要哭!我不是教过你要用笑容来面对人生吗?」她无力的说道。

  「会,我会笑,你好起来,我天天笑给你看。」「咳……咳……对不起呢,王嫂没法陪你了。以后不要当马夫了,找个好女孩结婚,然后用我的存款安稳的过日子。咳……咳……」我的胸口,她的血。

  「不!我不要钱!我不要别的女生!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活着!」……

  没有回答。往生的人是不会说话的。

  「啊——」

  是王嫂带我去儿童乐园,满足了我小时候的梦想。

  是王嫂将我从苦难里救出,拯救了我日渐沉沦的灵魂。

  是王嫂温柔的身躯,抚平了我饱受创伤的身体。

  是王嫂教会了我哭教会了我笑,教会了我要永远对人生充满着希望。

  现在,她死了。我感觉到所有的情绪於一瞬间被抽空。

  「啊——」

  「是她自己挣扎,我才会失手的。」

  婊子!

  「你会替我顶罪对吧?一定会的,我知道你最孝顺了。」婊子!

  「对了,王嫂的存款簿和印监,你知道在哪吧?」婊子!

  我抽出夺走王嫂生命的凶刀。

  「干!」

  一刀。

  「干!干!干!干!干!干!干!干!干!干!干!干!」婊子再也不会说话了,婊子再也不能打我了,婊子再也不能找王嫂拿钱了。

  她的眼睛睁得老大,制造了一地屎尿。

  「呼!呼!」我跌坐在地上。

  杀死了母亲,我没有感觉。看着王嫂的屍体,泪水再度决堤。

  我抱起了王嫂,手中的刀还颤抖着。

  「王嫂,走慢一点,我马上就去找你。是你让我忘记孤单,我不能再让你孤单!」手腕,刀落!

  「人的一生,有太多无法选择,然而,只要活下去,总是会遇到好事的。」「是啊,所以我遇见了你,生命中唯一的好事!」

【完】

18334字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