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生活情感 > 正文

姐妹工夫情在澳洲

作者:admin人气:1669来源:

年方十八的李晓玲,样子长得十分的美丽,乌黑的长头发,配上瓜子脸、大乳房,显得丰满可爱,她才在学校毕业以后,分配在上海一家大公司工作,是位人见人爱的姑娘,但她人小志气大,立志移民国外,后来经工作单位的同伴介绍,同在澳洲居住的台湾王老五阿张建立了通信恋爱关系。

阿张今年三十九岁,在台湾一直没有正当职业,其父十多年前在台湾开公司因涉诈骗罪被当局追捕,逃亡到澳洲,正赶上八零年澳洲最后一次大赦,黑市居民拿到了身份证,然后担保儿子来澳。

阿张到澳洲后,由于没有手艺,找不到工作,一直靠救济金生活,不久前他买了一台洗地毯的小机器,做起清洁生意,但几个月下来感到太苦,又不想长期做了,目前只是维持着生意,日子是越过越不中用,自然在澳洲找老婆他是根本没有份了,他有性需要只能靠打飞机来解决,过几个月才上一次妓院玩半小时,是他最高享受。

在这样情况下,通信三个月后,双方一拍即合,李晓玲就以未婚妻的身份,通过待婚的类别签证,飞来澳洲。当她在雪梨机场看见来接她的阿张时,不觉有点儿失望,大光圈的玻璃眼镜,啤酒肚比怀孕十个月的女人还大,加上短短的细腿,属于看了令人恶心的那种男人。好在阿张在台湾读过高中,还算有点文化,加上低档次的女人也接触过许多,学会一些揣摸女人心理的本事,阿张马上热情的招呼李晓玲问长问短一番,并帮她拿上行李,放到自己借款买来的一辆旧面包车上,接李晓玲回家。

这对初来乍到的李晓玲来说,总算有点安慰,感到阿张人虽难看,心还很好。
接下来三天,阿张同李晓玲虽同居一室,但李晓玲睡床上,阿张睡大沙发,阿张每天除睁大眼睛,从头看到脚一遍遍看她外,却没有碰她一下,而且还下足工夫讨她的喜欢,白天带她去雪梨大桥看风景,晚上带她到中国城的餐馆吃自助火锅,对她体贴入微,使得黄毛丫头的李晓玲十分感动,开始接受比自己大二十一岁的阿张了,并同意第四天如期举行婚礼。

由于阿张在澳洲属于社会最下层的男人,所谓的婚礼,也只是到政府婚姻登记处登记一下,然后借一套礼服和婚纱拍几张风景照、晚上与阿张父母等一起吃一顿便饭,婚礼便告结束,没有买新家具,甚至连新衣服也没买一件。而阿张还告诉李晓玲,澳洲华人都是这样的,从不浪费,她也相信了。

回到家以后,李晓玲哭了,因为这是在雪梨区租下来的一房一厅,里面一张旧大床和一个旧衣厨,是房东的以外,就只有一张沙发是阿张帮洋人洗地毯时,捡来的破烂。

李晓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新婚之夜竟是如此的悲凉,自己从未让男人碰过,看过的身体,今夜却要在这种环境下破身。

这次,阿张从浴室洗完澡,容光焕发的,穿着浴衣出来了。当他发现在悲伤的新婚妻子时,马上走过去好言相劝。告诉她说:「我们虽然穷,但我们都有澳洲居留身份,将来可以白手起家,我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。」

这些使她的心情由阴转晴,她才高兴的走进了浴室。从浴室里出来的李晓玲,美丽得像一个洋娃娃,一身曲线玲珑的娇躯,丰满白嫩的玉体,若隐若现的从粉红色浴衣下面的缝里显露出来的修长、圆润的大腿,再加上她少女的含羞一般的媚态,看得阿张的心像小鹿似的狂跳起来。阿张不断的咽着口水,但理智告诉他这是他一生中遇到的第一个处女,不能太急,他硬压住自己,把晓玲扶到床边,然后拿了两个酒杯倒一点甜酒,和她一起乾了一杯,这样一来,即时增加了不少浪慢气氛。晓玲动作自然了起来,阿张这时才把晓玲放倒在床上,轻轻解开她的浴衣,那洁白滑润的玉体完全呈现在阿张的面前,两个丰满的乳房,高耸而又紧挺着。

阿张丢掉自己的浴衣,自己的右手已移到她的胸部,抚模她丰满的乳房,指头轻轻地捏着。不知是酒的作用,还是因为第一次接触男人受不住挑逗的关系,晓玲忽然冲动了起来,突然伸出玉臂搂紧了阿张,阿张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,先是一惊,接下来却马上改变了,他的欲火燃烧了起来。

阿张对晓玲边模、边吮、边咬,晓玲只觉得一阵阵酸麻,渐渐地双腿就张了开来,还发出了低微的哼叫声。阿张低头望下去,只见她小肚子下的阴毛儿十分浓密,而且乌黑可爱,两片阴唇,高高翻起,一颗红肉粒在里面颤抖。阿张的七寸大阳具已像小钢炮一样架了起来,他趁势用两个手指头,轻轻撩动她的阴核,又探进洞内挖抠阴壁,晓玲媚眼如丝,沉浸在无限甜蜜的感觉中,水沟里的淫水泛滥了。

阿张知道是时候了,他右手继续挖,嘴巴不断地吸,这种上下夹攻的攻势,使得晓玲没法招架,穴口的水更多、也更湿,她的双腿渐渐曲起来,两膝外张,将阴户抬得高高的。阿张一头埋进她的两腿之间,对着洞口亲一下,用舌头在晓玲的阴核和阴唇上舔吮,舌头在阴户内壁不停的舔挖,她被舔得浑身麻酸,颤声哼了起来。阿张忍不住将龟头挺进到她的阴户口,微微往里一伸,只见晓玲突然咬紧牙根,状似痛苦万分,但阿张的性欲已升到了顶点,未能得到满足是不甘休的,他对晓玲说:「小宝贝,忍着点,爱的痛是甜蜜的。」

说完用力一挺,全根尽入,晓玲觉得一阵刺痛,焚烧的麻木,她无声的用力忍耐,阿张开始缓缓地轻抽慢送,这样抽插了五十几下以后,她似乎已开始体会到性交的其中奥妙了,这个破裂的洋娃娃眼中流露出异样的光彩。此时阿张不再怜香惜玉,粗鲁的狠干起来,一时「滋扑、滋扑」响个不停。

阿张一口气猛插了百多下,他的大阳具实在抽得她太舒服了,阴精向外流淌,使她浑身酸麻,整个身体的细胞都在颤抖。

阿张终于顶不住了,他龟头一阵发酸,一股阳精,直射女人的花心里面。
又是一阵颤抖,两人同时泄了,互相紧紧地拥抱着温存,晓玲觉得自己的丈夫另有一番功夫,所以也开始爱起阿张了,为了养家,晓玲通过职业介绍所,找了一份宾馆服务员的工作,家庭生活开始正常。

不久,晓玲就有了身孕,为了让生孩子时有人照顾,晓玲提出让已婚的姐姐晓春来照顾她坐月子,他们动手申请,很快批了下来,但当她的姐姐晓春刚要到澳的前几天,在一次做爱时,胎儿却经不起阿张的激烈动作流产了。好在姐姐能来,晓玲在澳洲多一个亲人,心里也很高兴。

五天以后,晓玲的姐姐晓春乘坐国泰航空公司的航班,到了雪梨机场。
晓春是个年纪二十八岁的少妇,虽同晓玲为同一父母所生,但长得完全不一样,相对妹妹的丰满来说,她却十分娇小玲珑,但该凸的地力凸,该凹的地方凹,另有一番风韵。她在上海有一个当厂长的老公和一个五岁的儿子。

晓春一到雪梨,面对晴空万里的蓝天和郁郁葱葱花园般的城市,立定了舍去一切不再踏上回归路的决心,虽然她此时只有一个探亲的临时签证,在澳时间仅限在三个月。

阿张和晓玲,把姐姐接回了家,由于经济不太好,妹妹、妹夫只替晓春准备了一张单人床,放在离他们睡的大床不远处的墙角上,大床、小床之间放了一个旧屏风,屏风上还有一些小洞,三人同居一室。

由于语言不通,晓春到雪梨以后,几乎一直呆在家里,有甚么事外出要办,全由妹夫阿张帮忙,一个多月下来后晓春对阿张印象很好,感到阿张是世界上最能干的男人。

而妹夫看来对她也很好,妹妹白天上班,妹夫怕她一个人在家闷,有时接到了洗地毯工作,就带晓春一起去洗地毯,说是让她看看澳洲人的家庭和洋人的生活。

晓春把妹妹家当作自己家,为了表示自己的感谢、晓春对妹夫显示了特别的热情。

妹妹上早班不在家时,她就早晨先给妹夫冲好茶,妹夫起来还帮他穿鞋,甚至在不知道甚么心理的指导下,当晚上夜深人静时,虎狼之年的晓春听到妹妹、妹夫在同床做爱,发出阵阵淫叫声后,第二天晓春还很主动的找出妹妹、妹夫的三角短裤帮他们洗乾净,搞得阿张感到自己一下子当上了老爷。

有一天,阿张早上起了床坐在床沿,穿着无袖短睡衣的晓春又过来蹲在地上帮他穿鞋,由于前一天晚上喝了半箱啤酒,一睡醒来,阿张心情特别好,低头一看,正巧从晓春洁白如玉的脖子下面的空隙,看见晓春两只不算非常大、但结实挺拔的乳房,这时晓春又抬起头,朝妹夫妩媚地一笑。妹夫发现晓春是这样的美丽∶大大的眼睛、小巧的鼻子,在性感优美的嘴唇衬托下,整张脸就像中国古代的仕女。阿张的心,一下子跳了起来,感到自己以前碍于伦理,忽视了晓春,自己真是犯了傻,不觉邪念升起,要把这个少妇搞上床。

这时阿张的生理上有了反应,他的肉棒翘了,把短裤也顶起来,好在晓春并没有看见,阿张赶紧拉过一条毯子,把大腿以上盖住,并有意用手摸了一下晓春的手臂,晓春她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又给阿张一个亲切的微笑,阿张就以关心的口气对晓春说:「你到澳洲来,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已有一个多月了,我们很喜欢你,我们一家三人在一起生活很幸福,我们都不想让你回去,我看得出你也喜欢这儿,所以我想用一个办法把你留在澳洲,我准备同你妹妹搞假离婚,然后再同你搞假结婚,这样你就可以拿到澳洲永久居留了。」

这一番话讲到了晓春的内心深处,她用非常感激的眼光,默默含情地望着妹夫,身体朝床沿抬移了一下,坐到了阿张的旁边,这时她姿势更优美了,除身内曲线在真丝无袖睡衣的下面隐约可见,可爱的乳房、纤纤的细腰、圆圆的屁股和均匀、美丽的大腿,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。而到雪梨以后养成每天早晨的洗澡习惯,使她的肉体充满了女性的芬芳。她已主动的拉过阿张的手,把自己的一个乳房贴在他的胳膊上。

阿张被晓春的身体语言刺激得血脉高涨,一把抱过晓春嘴对嘴吻了起来。
晓春这个很久没有碰过男人的少妇,早已春心荡漾,任凭阿张肆意在她的睡衣外面乱摸乱吻。

几分钟以后,阿张把手伸进了她的睡衣里面,这个性感尤物连乳罩和三角裤都没穿戴,一对小巧美乳很柔软,阿张模得非常受用,当他右手下移,摸她的神秘地带时,发现她的耻毛很浓密,用手碰了几下阴核,她竟春潮汹涌,自己燃烧了起来。

晓春的动作变主动了,先帮阿张除掉汗衫短裤,然后把自己也脱得一丝不挂,用小手握着阿张的大阳具,又吻又吸,阿张感觉舒服极了,然后她坐到阿张身上,把他的肉棍儿套下自己早已流出淫水的阴道内,上下活动了起来。这时阿张发现晓春的阴户是属于重门叠户的,这是女性中高品位的名器。阴道口不大也不小,含住龟头之后,阴道口便会像鲤鱼嘴那般一张一合,同时阴道的肌肉,又会向前退后的蠕动,阿张用不着奔波劳碌,已经痛快淋漓地大叫了起来,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快乐。这样干了有二十多分钟,阿张翻过身来,让晓春双手着地,屁股翘在床沿,然后从她的背后把龟头钻进了她的阴户,来回猛插一百多下,最后在晓春阴道大力张合之下,俩人同时地一泄如注。

这种感觉是阿张从没享受过的。

当两人赤身露体的拥抱着才安静下来的时候,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,阿张接过电话一听,是晓春的老公从上海打来的长途电话,阿张没有一丝的不安,反而左一个姐夫、右一个姐夫,叫得非常亲切。并说:「姐姐在这儿很好,我们会全力照顾好姐姐的。」

讲得晓春的丈夫非常感动,当晓春接话的时候,丈夫告诉她:「国内现在正在经济改革,物价涨得很快,在国内的人都没有安全感,他的日子也不好过,要她无论如何要争取留在澳洲,要多为妹妹、妹夫做点事,以报答他们的帮助。」
还说孩子和他都很好,请晓春放心。晓春听得差点放声大哭,在电话里说,她也非常想念丈夫和孩子。而这个时候,她正赤条条的躺在阿张的一旁,阿张的左手正在抚模着她的乳房。

从此之后,阿张关掉了清洗地毯的小生意,过上了一夫二妻的生活,晚上睡晓玲,而白天晓玲在做牛做马干活时,阿张和晓春却在床上进行高度的性享受。
就这样,姐妹共一夫的生活已经有两年多,而晓春的永久居留一事,自从阿张搞上了她以后,就再也没有提起,晓春早已成为澳洲签证过期的黑市居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