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乱伦小说 > 正文

我的好姐姐

作者:admin人气:822来源:


.
  自从我发现姐姐的书包里有避孕套的秘密之后,我就开始打她的主意。


  我姐姐晓棠,那年18岁,刚刚上大学,长得像海棠花一样艳丽迷人。她从小就是我性幻想的对象,我时常在
浴室里偷闻她洗澡后换下来的内裤,并用它裹着小弟弟手淫。当然我不会像黄色小说里写的那样变态,把精液射在
姐姐的内裤上——那也太离谱了,不被发现才怪!


  有个周末,爸妈带着妹妹月蕾去乡下外婆家了,只有我跟姐姐两个人在家。她千方百计想哄我到外头玩去,给
了我二十块钱,叫我晚上和同学一起去看电影《圣战奇兵》。


  我心里当然明白她的真正用意,假装答应了,并说看完电影还会去同学家里玩,可能要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。
其实我根本没去什么电影院,在大街上逛了半天,花光了二十元钱,然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杀了个「回马枪」,
偷偷溜回家中。结果被我发现姐姐在她和妹妹睡的房间里正跟一个男的激烈地做爱。


  姐姐把门关得紧紧的,我只能非常艰难地从钥匙孔里(好在那孔眼还算比较大)看到一丁点儿。从小眼儿中可
以看见姐姐骑在那男的身上,那丰满的乳房正一个劲地上下颠动;奶头红红的,像两颗小草莓。


  姐姐平时可是一副文静端庄的淑女模样,没想到叫起床来也这么骚!虽然还没有毛片里那么夸张,但那哼哼唧
唧的呻吟也确实淫荡得可以,把我听得面红耳赤、阴茎勃起,差点儿没喷在裤子上!


  我在门外一边听一边手淫,直到他们结束为止。为了不被姐姐发现,我又悄悄出了门,到街上转了好几圈。看
(听)了刚才的一场活春宫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浮想联翩。


  直到十二点钟我才回到家里。姐姐还没睡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。现在可一点看不出来她刚刚才和别人干
过!她装模做样地问了我一些「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」、「电影好看吗?」之类无聊的问题,我编了个谎搪塞过去
了。


  等我洗完澡,姐姐已经回房睡觉去了。我一个人看了会电视。「英超」放完已将近一点了,倦意渐起,我也准
备回房休息。经过姐姐的房间时,我又想起了刚才听到的他们做爱的声音。不知出于什么动机,我伸手轻轻推了一
下姐姐的房门,没想到竟没关上,一下就推开了。黑暗中影影绰绰可以看见姐姐睡在床上,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睡
袍。


  我一时头脑发热,竟决定去偷奸自己的姐姐!我悄悄潜入她的房间,坐到床边,先只是试探性地用指尖摸了摸
姐姐的小腿,见她并无反应,这才渐渐向上移动。慢慢地,手摸到了她的屁股上。我沉住气,按兵不动,发现姐姐
确实睡得很死,胆子就大了。我直接把手指从她内裤档部的边缘插进去,一下子就摸到了她的阴部!


  哇!毛茸茸、热乎乎的一片软肉!我兴奋得不得了,小弟弟立即把裤子顶得高高的!


  摸了一会儿之后,我胆子越发大了,竟轻轻抬起姐姐的屁股,把她的内裤一点一点脱下来,一直脱过膝盖,挂
在她纤细的小腿上。


  姐姐也许真是太累了(刚才体力消耗过大?),睡得特别死,内裤都被我脱掉了,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!连我
都感到很吃惊。当然更多的还是欢喜。我把姐姐的两条大腿轻轻搬开,成为一个不大的角度,但已经足以让女孩子
隐秘的私处暴露在外了。


  我的左手探入姐姐的腿间,按在那柔软丰厚的阴唇上,尽情揉弄扣摸。啊,好舒服!好痛快!我感到越来越强
的快感正从下往上升起,直冲脑门。


  姐姐的阴毛很茂盛,自高高隆起的阴阜以下,成一个倒三角形,细软微曲的绒毛密密地长在大阴唇的两旁,摸
上去好像是阴部外面还罩着一层薄薄的轻纱似的。


  我耐心地把姐姐的阴毛理顺,使它们不再纠缠在一起,然后用两根手指各搭住一片大阴唇(哦,按上去好有弹
性!),轻轻用力,把那肉缝分开。只见一片鲜艳的肉色印入眼帘:小阴唇是粉红的,又薄又嫩,微微竖起;肉洞
口,边缘光滑,向下微陷,大小有如我的一根手指;周围的红肉细嫩之极,而且似乎饱含着水分,用力一掐就会挤
出花蜜来!还有一粒小小的肉色珍珠,应该就是女孩子最最敏感的阴核了。


  我忍不住把左手的中指轻轻插入姐姐的阴道。前面的指尖先进去,可以感受到肉洞口的张力和温暖,还有一点
湿滑。慢慢地,慢慢地,半根手指进去了,软绵绵的肉壁紧紧夹着指肚,那感觉很奇妙。


  一开始我还真有点担心插得太深会不会把手指戳到姐姐的子宫里去(可见我还是掌握了不少性知识的),把姐
姐最娇嫩的器官给弄坏了,但等到整根手指全插进去以后才发现根本没事。我也不清楚姐姐的嫩穴到底有多深,而
我现在究竟到达了哪个部位。女孩子的身体对我来说毕竟是神秘的。


  我开始用手指在姐姐的阴道里抽插起来,好像毛片里常见的那样(说实话,当我看毛片时,我觉得这个动作非
常猥亵,也极其无聊)。越插越快,越插越润滑。手指上渐渐可以感觉到淫水的湿润和黏滑,那奇妙的汁液也不知
是从哪里渗出来的。


  过了一会儿,我觉得光用手指不过瘾了,而且时间宝贵,我还得抓紧在姐姐醒过来之前办完我一直都想干的那
件事。我把手指从已春潮泛滥的嫩洞里抽出,只见指头上附了一层薄薄的透明汁液,有些黏稠的感觉。啊,这就是
姐姐身体里酿造出的花蜜!让我尝一尝女孩子的淫水是什么味儿吧!


  我便把手指放到嘴里去吮吸,只觉得淡淡的,好象也没什么太特别的味道。我刚想采取下一步的行动,突然发
现姐姐竟然正睁大眼睛看着我!这一惊非同小可,我简直吓得灵魂出窍!小弟弟也马上就软掉了。姐姐是什么时候
醒来的?怎么我一点都没发现?都怪自己刚才太忘形了,哎!这下可怎么办哪!


  姐姐拉上自己的内裤,一下坐了起来,一言不发地看着我,那眼神把我盯得心里直发毛,不知道她会怎么样。
我想解释几句,可有什么借口可以脱下自己姐姐的内裤对她做那种事呢?难道学色情小说中那样,说「我实在是太
好奇,想看一下女人的身体」?


  这死寂般的沉默空气真让我难受!终于还是姐姐先打破了僵局,她说:「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你就不怕我
告诉爸妈?」


  我也不知道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,支吾了一下后,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:「你要是告诉爸妈,我就也
把你刚才在家里做的事告诉爸妈!」说完我大胆地抬起头看着她,大有一种豁出去了的感觉。


  姐姐听了我的话脸居然一下子就红了:「你……你都看见了什么?」


  我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,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讲了出来,还告诉她我早就发现了她书包里藏着避孕套。姐姐听
了,一时怔在那里,再说不出话来。


  我发现我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掌握了主动权,事情的发展真是奇妙!我越说越大胆,最后竟然一脸无耻地对姐姐
说我也想在她身上初试一下男女之间的秘密,反正她也已经不是处女了,就算跟我多做一次也没什么。


  姐姐半天才开口说话:「可是……我们是姐弟啊……不可以那样的……」


  「姐弟有什么关系?只要我不射在里面,又不会有事。完了以后谁也不知道的。姐姐,算我求你了好不好,我
真的很想……」


  「不是姐姐不肯,可……可我们那样是乱伦呀!弟弟,不可以的!」


  「书上很多人都这样的,有什么要紧呢?人家姐弟都可以做,我们为什么就不行?」


  「傻弟弟,书上的故事都是编的嘛。」


  「我不管!我想要!姐姐……我想要你!」


  「要不……姐姐用手帮你弄出来吧。」


  讨价还价了半天,最后两人都做了让步,姐姐用手指和乳房(把小弟弟夹在她乳沟中间摩擦)帮我释放了出来。
乳白的精液喷在了她乳房和脖颈上,看起来显得十分色情。


  之后我又要求姐姐脱下内裤,打开双腿,让我看个仔细,但姐姐坚决不同意我开灯,所以我虽然把鼻子都凑上
去了,可还是没看出多少名堂来。


  我当然也不会错过舔姐姐阴部的机会,但可能是因为姐姐的草丛比较茂盛,舔起来不十分过瘾,嘴里老是咬到
那细卷的阴毛,舌头也不能深入到阴唇里去,只好在外围游弋。


  姐姐看来似乎也被我舔得挺舒服,又发出了刚才的那种哼哼唧唧的呻吟,淫水也汩汩直流。我把那些据说营养
丰富的爱液全都舔了个干净(味道么,说不上来,反正也没有传说当中那么美味可口),弄得鼻子上、下巴上全都
是又热又滑的半透明黏液。


  后来我又恢复了,要求姐姐用嘴给我再来一次。她起先不肯,经不住我的纠缠,总算同意了,但要我先去洗干
净。我忙去浴室洗了,然后这次姐姐真的用嘴帮我弄了出来。我第一次领略到人生那美妙无比的感觉!


  「后记」


  那是我16岁时发生的事。16岁,多么美好的年纪呀!


  我和姐姐的这种亲密关系一直维持了很多年,直到后来她出嫁才宣告结束。说来你也许不信,其实我跟姐姐一
直都没有真正发生过肉体的交合,她每次都是用手指或嘴巴(有时也用乳交或腿交的办法)帮我释放出来的,但从
来也不肯让我把小弟弟插入她的阴道,哪怕只是进去一点点!


  我熟悉姐姐的全身,无数次的舔过她的阴部,也用手指丈量过她的内在深度(姐姐甚至同意我用人造阴茎帮她
手淫),但就是没能和她真正血肉相融!只是有一次(是哪年夏天呢?),我趁她在午睡,险些得逞,但姐姐及时
醒来了,在她的反抗之下,我的小弟弟徒劳地在阴道口磨蹭了半天,终于还是没能插进去。为了这,姐姐还跟我大
发脾气,一个多星期没让我碰她呢!


  现在姐姐已经是一个两岁男孩的母亲了。她和丈夫、儿子住在市区的西部,差不多每逢月底的那个周末(当然
还有节假日),他们都会到我父母家来,全家人坐成一桌吃一顿团圆饭,气氛十分融洽、和美。


  姐姐美丽依然,性感依旧,和少女时相比,现在更增添了几许少妇的成熟风韵。当我们围坐在餐桌旁时,我和
她的目光偶尔会相遇在一起,我们便非常隐蔽地交换一丝笑意——只有我们知道这其中的温馨、甜蜜以及祝福。


  那是只属于我和姐姐的秘密——关于我们美好的青春。曾经高高溅起的浪花已经消失,生命之河依然平静地向
前奔流。